特洛伊希文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衡水信息网夫妻感情再好,也经不起这三件事的折磨!-女人爱夜听

2019-03-05 00:24:16
夫妻感情再好,也经不起这三件事的折磨!-女人爱夜听

【点击上方蓝字「女人爱夜听」关注,听下一篇】

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

二更剛過,白日喧鬧的伊歌城安靜下來,繁華褪盡。 上九坊淩王府前兩盞通明的燈籠照著門口的石獅子,映的路邊積雪也紅彤彤一片。 青石路長,夜空顯出幾分難得的晴朗,灑了幾點星光下來,似要與這雪影相映,格外添了些清冷。 一輛馬車悄悄停在了淩王府後門,車簾一動,下來個人,渾身裹在一襲青色鬥篷裏,看不清容顏。門口有人迎上前,低聲道:“郡主!” 卿塵將鬥篷上的風帽撥下,露出張清淡素容,她借著門前的燈光看了看那人,有些意外,微笑道:“是你?” 那人正是當日她和夜天淩在街上救起的少年韓青,此時一身門侍打扮,對她行了個大禮:“那日之後一直沒有機會謝郡主救命大恩,請郡主受韓青一拜!” 卿塵打量韓青,見他不卑不亢,张嘉蓉彬彬有禮,言語有度,舉止得體隐婚市长,做門侍實在是可惜,問道:“是四殿下命你在王府中做這門侍之事?” 韓青道:“是。” “為何?” “殿下沒說。” 卿塵眸中微微閃過一笑,又問道:“聽四殿下說你非但讀書識字,文章也寫的不錯,做這樣的差事可覺得委屈或是辛苦?若如此,我可以和他說說。” 韓青搖頭道:“做人處世便自接人待物始,韓青並不覺得辛苦,即便辛苦也可磨練心誌,多謝郡主照拂。” 卿塵點了點頭,到了王府內院,韓青停下腳步:“府中有規矩孙文雪,殿下看書議事的地方未經傳召我們不能隨便入內,郡主請進。” 卿塵自己進了內院,晏奚早已侯在那裏,他帶著卿塵來到夜天淩書房,卿塵低頭沿打起的錦簾進了室內。 書房中,迎面立著幾個樸拙的古木書格,堆滿了書卷文冊,一個戴書生頭巾的年輕人正在執卷翻看,那旁夜天淩和幾人坐著說話。 卿塵看了一眼,除了莫不平,還認得其中一人是如今臺院侍禦史褚元敬,年紀輕輕放了兩年外官,便調回京擢升入禦史臺,是朝上新秀中的佼佼者,亦是上將軍馮巳的乘龍快婿。此時莫不平同褚元敬見了她,起身道:“見過郡主。” 書格旁那年輕書生聞言將書冊一丟,回頭見到迎面青衣下是張淡渺的水墨素顏,卻偏偏掠著絲惑人心神的高華,一雙明銳潛定的眼睛淺淺帶著叫人不敢逼視的光澤,如同陽光下璀璨的黑寶石,著人楞愕,呆了呆方上前見禮:“這位便是清平郡主?” 卿塵微微一笑,輕斂衣襟與他們還禮,大方道:“莫先生和褚大人是見過的,敢問這兩位……” 夜天淩清峻雙眸在卿塵臉上流連一刻,神情愉悅:“早說過有幾位才子要給你介紹。”一指那年輕書生:“江南陸遷。” 卿塵一怔:“可是五歲便以詩作譽滿江南,人稱天下第一才子的陸遷?” 陸遷長揖笑道:“郡主說笑,都是兒時玩鬧,在座有褚兄杜兄,區區陸遷豈敢稱才子?” 卿塵俏眸一亮,看向褚元敬身旁一人:“如此說來,這位難道是‘瘋狀元’杜君述?” 杜君述哈哈一笑,意態不羈,當真有幾分癲狂之態:“杜君述如今只是四殿下府中一個小小幕僚,哪裏來的狀元?” 這杜君述乃是聖武十八年天帝禦筆欽點的金科狀元,文才高絕,只是為人性情疏放,金榜題目後入翰林院,曾當朝與諫議大夫參辯,駁斥禮法,其後天帝訓斥,他竟掛任而去,誓說此生永不入朝為官。 卿塵笑著看了看夜天淩,不知他是怎麽將如此狂放人物收入麾下的。此二人於江南天都,乃是當今天下文士之首,如同褚元敬一般,都是勵新改革的俊傑人物,正合夜天淩所需,將來勢必有一番作為。 卿塵道:“久聞兩位大名,今日終於有幸一見。” 誰知杜君述站起來,對卿塵兜頭一揖到地:“杜某雖未曾有緣早與郡主結識,卻聽四殿下常常提起,對郡主欽佩非常,請受杜某一拜。” 卿塵吃了一驚,忙側身道:“受之有愧。”然聽聞夜天淩既能常常同杜君述提起自己,便知此人是他的心腹謀士,不由得對杜君述多了幾分打量。但見他雖行為無狀,布衣長衫看似癲潦,卻難掩胸有丘壑,同莫不平的深穩周慮相比,更多了倜儻狂氣。而那江南陸遷,腹有詩書氣自華,年紀雖輕,一雙眼睛倒透著攝人明光,亦是智謀之人,扭頭對夜天淩微微一笑。 夜天淩和她目光一觸,挑挑眉梢:“這瘋狀元不是空得其名,久了你就知道了,不必理他。” 杜君述這邊執意拜道:“年前大疫,郡主搭救京隸數萬百姓,牧原堂日行善事,杜某這一拜是替百姓謝郡主。” 卿塵笑道:“你若要謝,謝四殿下才是正途,這牧原堂錢都是他出的,人亦多是經他招薦,便像的老神醫張定水,我哪裏請的動?” 杜君述道:“杜某對殿下早已死心塌地了,現下亦有莫先生同郡主匡扶,何愁天下不定?” 莫不平捋了捋五柳須:“朝堂中尚有險路啊,郡主,現下天帝廢了太子,可有打算?” 燈火映著玉顏靜如止水,卿塵淡淡道:“天帝雖廢了太子,但心中仍是只有一個太子。人老了,身在其位難免不警醒,侍以誠孝,友愛兄弟,方為其道。” 陸遷道:“如此便是以靜制動的理了。今日殿下為太子求情田心贞,倒是一步走對。” 卿塵看了夜天淩一眼,那峻峭面容隱逆了燭光,淡淡投下倨傲的影子,唯唇角刀鋒般銳利,清晰可見。 現下夜天淩身世唯有她和莫不平知曉,誠孝父皇,友愛兄弟,短短數字於他人舉手可為,於他卻是隔著一道鴻溝深淵,那其中數十年骨血仇恨,又豈是一步能過。這些日子朝堂宮中,他將自己掩藏的那樣深,一言一行若無其事,忍字之下,究竟有多少悲恨抑在他心底,跪在致遠殿外大雪之中,他又在想些什麽? 燈影裏夜天淩微微一動极品龙少爷,深邃眸底似將這深夜入盡,無止無垠,冷然說道:“北疆遲早生亂,我豈能容大皇兄遠赴涿州,看那北晏侯臉色,荒廢一身文華王钟瑶黄楚淇。” 褚元敬皺眉道:“只是湛王倒叫人出乎意料。” 杜君述道:“湛王於仕族文士間早有禮賢下士的盛名,如今又有殷皇後在側,尚聯姻靳家,其勢不可小覷。” 陸遷卻突然笑道:“倒是走的太高了,行事越明,走的越高,越發招惹是非,”卿塵聞言略瞥了他一眼,一語中的,倒真是個澄透的人。 莫不平點頭道:“湛王在明,反是九殿下那處極深,此次太子之事數度暗中發難,怕之後也有一番計較。還有濟王,他與九殿下都是敏誠皇後親出,按長幼論,尚在諸王之首。” 褚元敬道:“濟王有勇無謀,性情急躁,皇上曾說他難成帥才,既有如此論斷,豈能交社稷與他?” 杜君述接著道:“九殿下多方經營,但手中最大的籌碼還是,鳳家。”說罷,看向卿塵。 卿塵原本只聽他們商論,見杜君述看來,微微一笑:“是明是暗,不過是一層之隔,他既要在暗,不防將他往高處推,自然便明了衡水信息网 。” “願聞其詳。”杜君述道。 卿塵鳳目清凜,掠過淡淡光華:“儲君之位豈會長久空置,過些時日,天帝必然相詢眾臣重新立儲,屆時不防一起推舉九殿下,不怕人多。九殿下那邊也不會放過這等良機的,至此不明也明了。” “如此一來,若當真立了他呢?”陸遷問道。 玉容沈斂,卿塵櫻唇淺挑,光影下掠起個好看的弧度:“湛王又豈是易於的?九殿下這邊加上一筆,則不偏不倚兩相抗衡。何況,立不立,立何人广州益寿医院,終究只是在天帝心中,他們眾望所歸,天帝又會如何去想暗纹面罩?” 幾人靜默,燈火下夜天淩一直不語,若有所思。偶然擡眼,卻正遇上卿塵也向他看來,眼底細細密密帶了秋水似的明凈,叫他心底輕輕一動,竟有種柔軟入骨的錯覺。眸間便也不覺帶了清朗,幾分落落溫柔,劍眉飛揚,只看著那清燭下紅顏笑意淡峻。 杜君述同陸遷對視一眼,道:“好個鷸蚌相爭,然行事關鍵還是在鳳家。鳳家開國以來世代與皇族聯姻,仕族中以之為首,當年天帝即位,便是鳳家力保,若偏向任意一邊,怕是天帝也難抑其勢。鳳相一言一動關乎重大,敏誠皇後是鳳相姑表兄妹,九殿下是敏誠皇後親子,亦是鳳相的女婿。郡主可能給杜某一句話?” 卿塵擡眸,眼中燈影一晃,無論怎麽說,她也還是鳳家的人。 然而鳳家,像一潭無底的深水,她同鳳衍這“父女”,相互試探掂量,卻誰也摸不透誰。這句話,叫她如何去給? 無奈挑眉,正不知怎麽回答杜君述,聽夜天淩道:“鳳相那裏我自有計較。”倒似將她護在了鳳家之外,少了為難。 卿塵一笑:“倒也無妨,鳳家數代以來靠的都是聯姻,纖舞已亡何振东,鸞飛亦去月牙肉,若我所料不錯,鳳家該是會觀望一時。畢竟在鳳衍看來,於此事上他手裏只有一顆棋子了。” 杜君述和陸遷對卿塵直呼鳳相之名甚為意外,然而卿塵語中之意卻已很是明了。 此話叫夜天淩心裏微微一動,說道:“仕族閥門雖權傾一時,但也有盛極必衰,如今儲君之事不足言道,反而四藩必得有所警戒。中樞一動,四藩必覷機而亂,卻正是撤藩的好機會。削了四藩,則中原一統無憂金圣宫娘娘,方能放手整治外侵,徹底絕除連年兵患。” 一席話,竟是將眼光放到長久,百世基業勾畫在了面前,對此時人人聚焦的儲位不屑一論。眉宇間那一抹深雋的自信,仿佛進退盡在指掌之間,指點處已是江山萬裏。 莫不平點頭道:“殿下說的是,四藩不除外患不絕,這儲位早晚如同空銜啊。” 褚元敬暗自思量,這一番話也是明了仕族必衰之路,本朝文臣多出自閥門貴族之家,世襲罔替,然武將卻多是浴血征戰出來,身屬寒門。自淩王執掌兵部,一概只論軍功,不論家世,提拔了一大批寒門將士,軍界帶兵的大將已逐漸形成寒門一派,隱隱與仕族閥門相抗。仕族佐政已久,早晚又是另一個四藩,以淩王剛冷明銳,豈容他們坐大?這也使得他同一些新進文臣情願追隨其後,便因眼前這個主子同其他皇子都不同,睥睨間早有一番揮刃百嶽的泱泱氣度,革新圖治的高遠抱負,這一切都使他臣服。 更漏聲聲,夜色越發深沈,夜天淩看了看黑寂的窗外,道:“那事便如郡主說的做吧。” 幾人會意,莫不平道:“殿下,已是三更,我等也該回去了。”對陸遷三人一擡眼神,一同告辭出來。 杜君述臨走前深深看了卿塵一眼,想起數年前酒後狂放同淩王品評天下女子,竟無一人能入其眼。當日可曾想世上有這樣一個女子,叫人心折傾慕,淩王如今是情已深種,緣份之微妙,妙不可言。想到此處,心情暢爽,搭了陸遷的肩頭道:“陸老弟,人生痛快,今夜不醉不歸!” 陸遷對他這隨性早就習慣,呵呵一笑:“小弟奉陪。”隨他並肩去了。
作者:admin 分类:全部文章 浏览:16